广东快乐10分计划
李泽楷接受《亚洲时代周刊》采访实录(节选)

在成功收购香港电讯后,李泽楷接受《亚洲时代周刊》的采访,以下是采访的内容——

时代周刊:谁最先想到要收购香港电讯?

李泽楷:中国的春节刚过,我便到海外视察其他的投资,?#19994;?#21516;事先回香港,他们将最新的形势通知我时,老实说,那时我想说的是:“是啊,这个项目太大了,我们可能难以应付。”但经过冷静的思考后,我?#36816;?#20204;说:“OK1于是我终止了行程,返回香港。

时代周刊:香港电讯有哪些吸引你的地方?

李泽楷:人才?#21183;导际酢?#31227;动电话的应用是香港电讯最重要的本钱,因为第三代移动电话将是互联网的未来。

时代周刊:资讯科技界每个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你,你刚做成的这项交易(收购香港电讯)成了他们的热11话题。

李泽楷: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买卖的高手,我所知道的是这次我们的投资非常成功,虽然我们老是被弄得上气不接下气,但如果市场是?#20013;?#19978;扬的话,投资?#25925;?#26497;具魅力的,当然,我说的是经济方面。

时代周刊:我们分析过盈动10个月以来的业绩,发觉它还没有盈利。你如何说服香港电讯的股东接受盈动的股票?是不是你得到的亿元融资贷款?

李泽楷:我们有没有向外界炫耀着说:“看看我们怎样大显身手啦1答案是……可能有吧。因为银行界人士告诉我们,他们提供的贷款已经足够盈动做两次大买卖,而不只是一次。我也希望做两次大买卖,但我们真正想要的是盈动的股票能够保持较高的需求量,然后以高价成交。如果我们的股票成交量不大,无法引起股?#31508;?#22330;里能够呼风?#25509;?#30340;大投资家的兴趣,那么也就赚不到钱。我想要大东电报局知道的是,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,但方法可能过于卖弄了。

时代周刊:?#24405;?#22369;电信是彻?#36164;?#36133;了。

李泽楷:我不同意你的说法。

时代周刊:那么,它是暂时的失败者。

李泽楷:我同意。

时代周刊:你想对?#24405;?#22369;电信的李显扬说些什么?

李泽楷:只要对我们的股东有利,这样的买卖我们都?#34892;?#36259;去做,不存在恶意的针对。新闻集团想必也一样。许多人会问,如果新闻集团与?#24405;?#22369;电信合作,你会不会疯了?你想不想促成香港电讯与新闻集团合作??#19994;?#31572;案很?#39749;罰?#24403;然不会。

时代周刊:这场收购战是不是意味着香港战胜了?#24405;?#22369;?

李泽楷:不是,这完全是一次全球性的交易,只不过我们提出的收购价格稍微高了一点而?#36873;?#30408;动在东南亚居于领先的地位,与日本不分高下。

时代周刊:你的商业哲学是什么?

李泽楷:如果有一天我死在网球?#28909;?#20013;,我希望能够留下某个品牌。这个品牌代表着改革、商品。服务,让人们感到,就像:‘嗯!我花的钱确实物有所值,它真的能够改变?#19994;?#29983;活。’何时,我也希望所留下的东西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能够继续前进;那么我将是一个快乐的人。

时代周刊:你以一个冷静、理性的生意人著称。

李泽楷:曾经有人对我说我不够冷静。

时代周刊:你是不是在麦当劳捻过面包?

李泽楷:不是,我是?#31508;?#27454;员。我也当过高尔夫球球童。你也知道,当你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的时候,你需要一点额外的收入去追女孩子。

时代周刊:那条围裙一定很难穿?#20064;桑?

李泽楷:只要有钱,那就没问题。李泽楷接受香港电台采访实录

盈动作为科技股热潮的先锋,令李泽楷的风头一时无两。2000年1月12日,在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合并的消息公布后,李泽楷首次破天荒接受商业电台节目《风波里的茶杯》访问。在言语间他流露出称霸全球的雄心壮志,全文如下:

主持:Richard,今日最关心的新闻相信仍是美国在线(AOL)和时代华纳的合并,因为我看到你记录了他们的股价.

李泽楷:其实,我不是最关心它们的股价,只是准备有听众发问时应对罢了。美国在线一年内最高价是(1999年)12月13日所创的95美元,最低是32.5美元;时代华纳最高价是(2000年月月11日的102美元,收市84美元。股民即使在美国投资网络股也要小心,因为波动很大,证明了市场?#36816;?#20204;的期望,或者是失望。在此,我希望?#26696;?#19968;下各股民,投资科技股是一项长远生意,很有理念,但不宜把所有积蓄放在科技股身上,只宜把部分积蓄作长线投资。

主持:说起波动,盈科数码动力的波动也很大。

李泽楷:这也没有办法,比起其他公司,例如在日本实力雄厚的光通信,其一年升?#24403;?#36215;我们(盈动)多得很,波幅超逾我们三倍多,这是很难避免的事请,因为全世界科技股都面临一个新的转型。好像某A股被?#26149;茫?#32929;价自会受到抬捧,某B股不被基金?#26149;?#23601;受到?#36164;郟?#32929;价下跌,可是究竟A股和B股谁好,短期内就很难说。

主持:这些事大家的确不知道。可是,股市中却有一种“盈科效应?#20445;?#25110;者直截?#35828;?#31216;为“李察(Richald)效应”。就是说只要盈科入股哪一间公司,该公司股价就自然会波动,即?#25925;?#20256;闻?#19981;?#24433;响到股价。那么阁下又怎样选择合作伙伴的呢?

李泽楷?#20309;业?#19968;句想说的是,虽然‘盈科效应”的确使我很骄傲,但却不是“李察效应?#20445;?#22240;为盈动跟以往的卫星电视分别很大,同事分开承担工作,全公司共有15至20个主要职员。有时候,你们看见一份公布说公司投资5皿万美元,看来不过是公司在不超过半小时里作出的决定,其实是经过很多同事长时间研究和专业判断得出来的。而我个人的决定,仅占15%左右。

主持?#20309;业?#38382;题是,“盈科效应’破利用作为市场另类工具。例如某公司说跟盈科洽议入股,导致股价急升,最后却说未?#20889;?#25104;协议,甚至拒绝盈科入股,那么你怎样避免人家借用盈科的名气来影响股价,

李泽楷:我们?#39556;?#27599;天所收到的建议书是两份半,其中85%会于两周内回复拒绝。我们有一个班底,会用很快的方法拒绝。

主持:假如“盈科效应”被利用,而没有涉及上市公司的话,你认为自己是否有责任第一时间澄清这些消息,

李泽楷:据我了解,是公司要澄清自身传言。而在报?#24459;?#21002;登的消息,多数是我们主动致电证监会解释的。这并非出于市场需要,而是我们希望树立起一个典范,显示我们的透明度高。

主持:虽然你能“点石成金?#20445;?#20294;是也有不少?#24605;?#35773;你是“收买?#23567;?收破烂的),有时会买下一些垃圾,那么你又如何解释’!

李泽楷:如果我们与几间公司的营?#22235;J较?#27604;,例如日本的软件银行,他们就是90叫的“收买优”。?#39029;腥希?#25105;们公司三分之一运作是‘收买?#23567;?#24418;式。在互联网里作“收买?#23567;笔?#19968;项要花精神却又很有意义的事,事实上我们亦需要一些创新以至崭新的意念,放以“收买?#23567;?#36816;作的部门占了公司三分之一的比重。

主持:你在接受美国CNN访问时,形容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合并是“谈婚论嫁?#20445;?#32780;你又开出条件表?#38745;?#20250;,若‘结婚?#26412;?#35201;‘词义同种?#20445;?#26159;不是这个意思?

李泽楷:未必一定要‘同文同种”。要把一个传统媒体转型,除了要花精神和时间之外,还要消耗大量资金。

主持:这次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合并,会否引起你收购一些文字媒介的兴趣?

李泽楷:暂时来说,包括美国在内的传统媒介转型比较困难,一点也不容易。

主持:那么盈科会否收购一些媒介,尤其是传统媒介呢?

李泽楷:是否大势所趋呢?我们认为今天的互联网不一定要收购传统媒介,因为要背的包袱很重。

主持:你认为你父亲李嘉诚?#38405;?#30340;成功有多少帮助?是你成功最大的因素吗?

李泽楷:父亲对?#19994;?#24110;助有其正面的,也有负面的影响。首先负面的是容?#36164;?#22806;界产生混淆,事实上盈科今天的经营理念跟长江实业及和记?#30772;也?#19981;一样。

主持:可否说说李嘉诚?#38405;?#21019;业有何帮助,是否给予你“第一桶金?#20445;?

李泽楷:最初投资卫星电视用的数千万美元是得到父亲帮助,绝对不能抹煞。当时是1990年,卫星电视要筹集6(R至7000万美元,并非像现在那般容易。毫无疑问,今天有了充裕的资金,要创业较为容易。

主持:话说当年你出售卫星电视,有人?#25913;?#22810;克“阴?#36947;?#32763;船?#20445;?#26685;在你这个小子手上,究?#25925;?#24590;样一回事呢?

李泽楷:其实这个庞大的机构,也有他们为数不少的人员去负责分析投?#23454;模?#26681;本谈不上是哄骗,而是双方都同意这是合?#23454;?#20215;钱。

主持:你现在也要搞有线电视节目,假如当年不出售卫星电视,是否会更值钱?

李泽楷:也可以这样说。过去六七年来科技不断进步,假如我们依然拥有卫星电视且把它慢慢转型,会是一项不错的投资。

主持:你的“第一桶金?#20445;?#23601;是出售卫视的30亿美元吗?

李泽楷:应该是6700万美元,因为后来出售卫视的资金还包括了利润。

主持:请问你曾否遭遇过挫折呢?

李泽楷:挫折有很多。例如3年前,我们认为传统媒介不重要,3年前也正是互联网起飞的阶段。结果证明互联网在积极发展的同时,传统亦有其存在的价值。

主持:那么你又有否试过投资失利?例如在日本新宿买入全球最昂贵的地皮。

李泽楷:?#26412;?#25237;?#23454;?#22320;产项目?#38469;?#26377;盈利的,只是回报率未能达到要求,至于日本的物业?#20004;襠形?#31459;工,我相信这不会是一项错误投资。

主持?#21512;?#22312;盈科的市值膨胀得这样快,但究竟要到何时才有实?#23454;?#19996;西给人看呢?

李泽楷:单是我们的“收买?#23567;?#37096;门,已经入股28间互联网公司,增值了13{动美元,这些?#38469;?#25105;们工作的小小成果。在明年(2001)年中,我们的服务会陆续投放市常我们盈科的理念,是投资和营运两者兼备。今天大家可以看到的是兴建中的“数码港?#20445;?#20197;及一些风险投资。

听众:你认为在我们的教育制度里,有没有教导学生自立门户的能力?

李泽楷:过去6至8个月,香港要成为亚洲互联网?#34892;模?#20854;发展的速度比我们的预期快得多。我们所担心的是教育制度未能配合上,几乎所有亚洲地区都跟西方国家有一段距离,令青年人未能?#35270;?#26032;的经济模式。

听众:在你眼中高科?#38469;?#21542;一定是指互联网?其他行业如果涉及高科技,那么你?#21482;?#21542;投资?

李泽楷:我们是信息科技公司,而互联网在信息科技中占了很大席位,所以我们着眼于此。至于其他科技,碍于我们人手和资金有限,目前只可专注在信息科技方面。

听众:你中学时代的经历,如何影响到你现在的发展?而你的座右铭是什么?

李泽楷:其实在中学时代,我已经觉得计算机互联网络过于复杂,即使到了现在,我依然觉得互联网很复杂。我们专注这方面的发展,希望有朝一日,互联网可以在电话使用,更方便容易。我们现在看的不是两三年后的互联网发展,而是10年后,甚至是15年或20年后的发展。而?#19994;?#24180;在中学时期所想的,也正是十多年后的发展。?#19994;?#24231;右铭是要眼光放远些,不要?#36824;?#30524;前的短暂利益。

听众:盈科究?#25925;?#29289;业投资,?#25925;?#34394;拟投资?

李泽楷:依据坊间分析员所作的报告,盈科投?#23454;?#29289;业占其股价不超过15%,我们亦有“数码港”投资,而这些投资不会超过公司一成的比重。

听众:香港的科技发?#25925;?#21542;不及?#24405;?#22369;和台湾?

李泽楷:教育是一项重要因素。从过去的6至8个月来看,香港还需要资金去发展高科技。

听众:发展互联网是否可以提供很多职位,一些中层管理者是否会流失?

李泽楷:这是一个转折时期,现在不少大学生失业,有部分是不适用于信息科技行业,而有很多信息科技公司,也?#20122;?#21040;合?#23454;?#20154;眩出现有人没有工做。有工没人做的现象。至于工作迁回中国内地,这现象不是现在才出现的,10年前已是如此。我现在最担心的,是那些30至础多岁。教育水?#35762;?#39640;的?#25237;?#32773;,没有接受过再培训I,日后的工作机会确实令人忧虑。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?#19994;?#20320;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
相关栏目

最新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