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快乐10分计划
第1章 两栖船王

军阀杨森?#38405;?#36731;的卢作孚说:“假若来生投世,我一定拜你为师1

1925年初春的一天,一阵枪声过后,担任四川军务督理兼摄民政大权的杨森接到一个电话。电话是川军中的一位朋友打来的。这位朋友告诉他,昨天夜里,有人顶替了他的位置,消息十分可靠。杨森神情沮丧地放下电话不久,就接到让他离任的通知——一名下级军官很礼貌地对杨森说:“我奉命前来?#25237;?#29702;大人回家。”

杨森在这名下级军官和两名卫兵的“陪同”下,步出省府那威严的大门,台阶两边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。一辆30年代初进口的黑色轿车停在门前。杨森不无留恋地看了省府那高大的建筑一眼,上了车。黑色轿车很快从士兵们的眼中消失了。

次日上午,这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停在成都少城公园门前的树荫下。车门开处,走出一个身穿黑绸暗花长衫的人来。这个人站在门口,背着手,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左侧挂着的一块木牌,那上面是一行行云流水似的行书:成都通俗教育馆。木牌上有的地?#25509;?#28422;开始脱落,还有几处?#26149;邸?

“哟,这不是杨督理大人吗?有失远迎。该死1眼尖的看门人一见是杨森,慌忙迎上前。

“?#25925;?#21483;我杨先生吧。”杨森?#25104;下?#20986;一丝不易觉察的尴尬神色,?#23454;潰骸?#21346;先生在吗?#20426;?

“在。在。我这就去禀报。”看门人乐不可支地说道。

“不用了。我们一起去见卢先生。”杨森连忙制止。

俩人一前一后进了大门,穿过一片空阔的场地,绕过一处假山,径直向孤零零的三间小屋走去。

杨森被赶下台的当天,卢作孚正在应付市政公所人员对通俗教育馆的帐目清查。?#31508;?#36824;蒙在鼓里的馆长卢作孚,已明显地感到这是一个危险信号。市政公所人员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清查他的帐目,这说明他的后台——杨森的权力动摇了。在四川政界,无人不晓杨森对卢作孚的信赖和器重。杨森曾多次邀请卢作孚担任四川省教育厅厅长一职。由于军阀混战,四川政局动荡,卢作孚认为这一职务对实现自己的“教育救国”主张没有实际意义。他此时更热心民众教育运动,进行创造新的集团生活的试验。于是,他向杨森提出到成都创办一个通俗教育馆。尽管杨森对卢作孚不愿任职感到失望,但?#25925;?#31215;极地支持了他的建议。

卢作孚曾私下里对人说,在四川没有真正统一之前,他决不担负任何省政工作,更不在内战中为任?#25105;?#20010;军阀服务。户作孚的这一想法,是有他的思想根源的。早年,卢作孚在成都办《川报》时,因接受了“五,四运动?#32972;?#23548;的新思想、新文化,并在报上鼓吹革新思想而初露?#26041;恰?921年,杨森任川军师长兼署永宁道尹时,在泸州推行“新政?#20445;?#36992;请卢作孚出任道尹公署教育科长。卢作孚从此步入官场,并开始同川省地方势力和社会名流广泛交往。他在泸州同王德熙、恽代英、肖楚女推行新教育的试验,遭到守旧派的猛烈抨击,“幸杨森一力翼护”。但好景不长,军阀混战,杨森倒台退出泸州,卢作孚的新教育试验中途夭折。经这次挫折之后,卢作孚深知官场险恶,政局动荡,决心暂时退出官常他说:“我是不想做官,只想为民众作一点有益的事情。”1924年,杨森重新上台,就?#25105;?#22987;,他没忘记卢作孚这位青年才子,再度邀请卢作孚出马……

卢作孚创办成都通俗教育馆,是他的“新的集团生活”的一种试验,是他的“教育救国”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,是他将理想付诸实际行动的具体表现。对市政公所的突然袭击清查,他没有感到惊奇。

当杨森一脚跨进卢作孚的办公室兼书房时,这位通俗教育馆的创始人正坐在写字台前,写一篇文章。他神情贯注,奋笔疾书。这是一个不大的?#32771;洌?#24456;简陋,摆设寥?#20219;藜福?#20294;很是洁净。卢作孚是位看上去很精明强干的青年人,中等个子,却剃着光头,轮廓?#32622;?#30340;脸上因一双锐利的眼睛愈发提神。

卢作孚对这位稀客的到来显然没有什么心理准备。他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大步绕过书桌。

“稀客。督理大驾光临寒窗,不知有何见教?请坐。”卢作孚笑着说。

“快莫叫我督理啰1杨森说,“从昨天开始我已是一平民百姓了。”

卢作孚吃惊地道:“这是真的?#20426;?

“我什么时候?#38405;?#32769;兄说过假话1

“我?#30340;?#24618;昨天市政公所的人突然要清查?#19994;?#24080;目,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1卢作孚恍然大悟地说。

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,卢作孚回忆了在川南的新教育试验,又讲到目前的成都通俗教育馆的发展状况。他不无忧虑但又是充满了热情?#25176;?#24515;地描述了“教育救国”的前景,还有极富创造性的“新的集团生活”。

杨森没有插言,一?#26412;?#38745;地听着。他一生中难得长时间听别人讲,更多的时间是自己讲话,由别人来听。他似乎被卢作孚所描述的那个乌托邦吸引住了。望着眼前这个只有32岁的年轻人,杨森抑郁的心里得到了片刻的慰藉。

“我们觉得复兴中国只有这一条道路,只有运用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文明民族更能抑制自己、牺牲自己,以为集团的精神,建设现代的集团生活,以完?#19978;?#20195;的物质文明和社会组织的一个国家,才可以屹立于世界上。”卢作孚滔滔不绝地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,“你如果不满意这世界的趋势,你还可?#24895;?#21892;它。我们要?#26085;?#20010;世界20万万人口陷于困难之境的生活,整个?#35805;?#30340;国际?#32622;媯?#23682;止于救中国之亡1

杨森完全被卢作孚的话迷住了。直到卢作孚讲完,他才接过话题:“我完全赞同老兄的观点,但是,一个四川都安定不了,又何谈国际?#32622;?#20043;安定呢?这是否是一种东方的空想社会主义?#20426;?#22312;四川军阀中,杨森算得上是个思想较为进步的开明之士。

“恕我直言,老兄实乃民族和国家栋梁之才。只可惜,?#26412;?#19981;稳,人心浮动,谁会?#34892;?#24605;?#26538;?#24551;民?唯老兄也。”杨森感慨万端,“几十年中,?#19994;?#36275;迹踏遍‘天府之地’,唯卢兄才字、思维、?#37117;?#21331;识、实干精神令我仰?#35762;?#24050;。拼了这残年风烛,我也要力举卢兄,为你鼓与呼呵1

杨森临别之时,诚?#19994;?#23545;卢作孚说:“假若来生投世,我一定拜老兄你为恩师1

杨森是一个参加过护国运动的军人,深受蔡锷嘉奖的部下。在靖国之役中,杨森击败川督刘存厚,攻占了川南的泸州,1918年被任命为泸州清乡司令,负责剿?#24661;?920年他宣布脱离滇军,出任川军第2师第1混成旅旅长,同年7?#24459;?#20219;第9师师长。后在反攻成都、重庆的混战中,他担任第2军前线总?#23500;樱?#24182;占据成都。年底,北平政府任命杨森为沪永镇守使。

1922年夏,新上任的川军第一军赖心辉?#31354;?#39046;泸州,杨森倒台。卢作孚的教育科长被免职。同年秋末,川军第1军和第2军激战。杨森几经辗转,投靠吴佩孚,1923年乘四川内?#19968;?#25112;之机,率部返川,年底攻入重庆,?#25991;?#21021;陷成都。1924年5月25日,经吴佩孚保荐,杨森出任四川军务督理兼摄民政。

因此,卢作孚能受到杨森如此赏识,必有他的不凡之处。

随着杨森的倒台,卢作孚的“教育救国?#31508;?#39564;也随之中?#31232;?#21346;作孚两度初试身手,“每每随军事上的成败”而相与“沉副。尽管他感?#23613;?#32439;?#19994;?#25919;治不可依?#20445;?#20294;是在他以后的岁月活动中,仍未?#27833;?#25919;治的漩涡,而是更加适应了政治上的变化。

卢作孚揉合洋务运动以来?#20160;?#38454;级改良主义以及西方19世纪早期空想社会主义思想,最终融“教育救国”和“实业救国”为一体,把物质建设和社会组织的“现代化”联系起来,提出他的“新的集团生活”和“现代化”的设想。后来创办民生公司,就是他这个设想的试验。

在卢作孚一生的足迹里,曾经有一行笔直而又坚实的脚樱突然,在这行脚印边上,又出现了一行新的脚印,平行地向前,直到隐没在一片灌木丛中。一个人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。让我们回到脚印开始的地方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引子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?#19994;?#20320;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
相关栏目

最新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