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快乐10分计划
第3章 漂流时分

求学成都,辛亥革命爆发,卢作孚两?#20154;?#37324;逃生

卢作孚上小学的时候,就幻想着将来能当一名教师。饱受文盲之苦的父母非常支持儿子的理想。为供他一人上学,全家人勒紧裤带?#38405;?#20197;维持生计。卢作孚的哥哥卢志林,小学只念了一半,就中?#23601;?#23398;,跟父亲挑麻布去卖。卢作孚小学毕业后,瑞山书院的校长和老师几次登门,与卢作孚的父母相商,鼓励卢作孚继续上学。校长还表示,如果卢作孚的父母同意,每月可送120个小钱相帮。卢作孚的父母不愿平白无?#23454;?#25509;受别人的恩惠,婉言谢绝了。于是,卢作孚辍学了。

卢作孚出生在一个悲哀的时代:清朝末期。那是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。?#32771;?#20043;处,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。

1908年,年仅15岁的卢作孚辍学一年后,满?#25104;?#24180;?#25345;荊?#26469;到成都。

这是卢作孚第一次出远门。他借住在成都的合川会馆,进了一个收费便宜的补习学校,专攻数学。他只学习两个月,觉得学校设置的课程太少,徒然浪费光阴,难以满足他的求知愿望,于是决定离开学校,走自学之路。

这时,卢作孚的经济发生了问题。临行前,?#30528;?#22909;友七拼八凑的?#29238;?#38065;花光了。欲?#20843;担?#22312;家千日好,出门一时难。卢作孚在成都举目无亲,如何是好?

他横下一条心:?#36824;?#22810;大的困难,也不能向家里伸手。在好友的帮助下,他一边自学,一边代教补习生。他自学的速度是惊人的,仅?#29238;?#26376;,就学完全部中文数学书籍,后又学英文版数学书籍。自学之余,他还先后编著了《代数》、《三角》、《解析几何》、《数学难题解》等书籍,并开?#23478;浴?#21346;思”名字在成都提学?#25925;穡?#31649;理出版、?#36867;?#30340;机构)、立案。他编的这些书籍直到1914年?#37027;?#38388;才交重庆铅印局出版。后因资金困难,仅《卢思数学难题解》正式出版发行。

卢作孚的自学与众不同:全力攻克一门课程,直到将这门课程弄懂弄通为止。学完数学,他开始攻古文,然后是历史、地理、物理、化学。他尤好古文。自习古文时,极力推崇韩愈文章。他曾花3年时间?#38498;?#24840;的文章进行了深入的研究,在韩文字里行间一一作出批注。他记忆力惊人,能一字不差地背出唐宋诗词,并终生不忘。有人称他有过目不忘之才能。

卢作孚在成都曾先后考取四川优级师范学校、测绘学校、军医学校和藏文学校。这些学校?#38469;?#20813;费的。后来,卢作孚考虑到“不能实现自己的远大的救国理想而未去就读?#34180;?

辛亥革面的前夜,卢作孚突然对社会科学和目然科学产生了浓厚兴趣。他的案头摆的是卢梭的《民约论》、达尔文的《进化论》、赫胥黎的《天演论》等名著。还研究了世界各国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社会、文化等诸方面状况,特别是?#24895;?#22269;的历史发展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。对我国的历史和近代帝国主义侵略史更是了如指掌,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孙中山的民主学说对卢作孚的一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他怀着满?#35805;?#22269;之情、于18岁那年加入了同盟会。

纵观卢作孚到成?#35760;?#23398;的这段历史,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:卢作孚在“实业救国”思想产生之前,一?#31508;?#20027;张“?#36867;?#25937;国”的,由此,他才如饥似渴、废寝忘食地求学、自学。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才结束了他的自学生涯。

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,四川成立了?#32423;?#24220;。?#32423;?#24220;?#22885;?#21151;行赏?#20445;?#22996;任卢作孚到川东奉节任夔关监督。

奉节原名鱼腹县,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夔国都城,称为夔府,唐时改名奉节,清朝改名夔州。它位于长江北岸,坐镇翟塘峡口,扼长江上游咽喉,是四川的门户。奉节城东有覆塘胜景白帝城,城郊有杜甫住过的草?#30431;攏?#22478;内有刘备托孤的永安营遗址和刘备之妻?#21490;蛉四埂?#29087;悉地理的卢作孚对奉节的历史名胜、风土人情如数家珍。

奉节虽好不如成都。成都毕?#25925;?#22235;川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?#34892;模?#22312;成都可以继续从事?#36867;?#20197;实现自己的梦想,更为主要的是成都风起云涌的革命活动,拴住了卢作孚的心。他辞去了一生中的第一个官职,留了下来。

但是,好景不长,清王朝垮台后的第3年,大军阀胡文澜登上了四川?#32423;?#30340;宝座。于是,一场搜捕革命党人的血?#26085;?#21387;开始了。

天?#25484;?#30528;血?#36749;?

每天都有人被捕,每天都有人被杀害。成都难以久留。在一个黑夜,卢作孚?#37027;?#22320;踏上了回合川的路途。

日?#21512;?#20851;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站在沱江边,卢作孚思绪万千。辛亥革命所取得的胜利?#33125;?#26137;花一现。“同盟会既没有巩固的组织,内部成份也十分复?#21360;?#21508;式各样的野心家、阴谋家和投机分子都钻进了革命?#22330;?#20854;中有钻进来借‘革命’发财的;有钻进来谋求捞到一官半职的;有钻进来结党发?#25925;?#21147;的;还有本来就是清朝政府的官僚、军阀,投机革命,摇身一变,变成‘革命党人’的。”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半点国家和民族的观念,恰恰相反,他?#20146;?#36827;革命阵营后,篡夺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,便开始争权夺利,明枪暗箭,互相撕杀,战乱不休。更让卢作孚深恶痛绝的是,他们反过来向真正的革命党人下毒手,妄图摧毁革命?#24120;?#25212;杀革命于摇篮之?#23567;?#27491;如孙中山先生所说的那样: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

卢作孚逃出成都,沿着东大路驿道返合川。经龙泉驿,过石桥,穿简阳,来?#35762;?#27743;边。他准备经安岳、大足,回到故乡去。

时近初秋,沧江水冷风寒,黄叶悠然而下,江水缓缓东流。

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生民之多艰1卢作孚上了,一叶扁舟,独坐船头,沱江两岸秋红如染,他心中默念着屈原的辞来。

傍晚时分,卢作孚来到大足县龙水镇。此时的卢作孚已是饥寒交加,见路边有一个小客栈,便一头钻了进去。

店主是位和善的中年人,见卢作孚一?#31508;?#29983;装束,知是读书人。“后生你请坐,是吃饭,?#25925;亲?#24215;?#20426;?#24215;主笑脸相迎。

“我实在走不动了,想在这里歇一晚,明天一早再赶路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卢作孚说。

“看样子你还?#24576;?#39277;吧?#20426;?#24215;主关切地?#23454;饋?

卢作孚点点头。

“想吃点什么?#20426;?

卢作孚摸了摸口袋,摇了摇头。

“?#36824;?#31995;,我知道你们读书人没钱。这顿饭就算我请客了。”店主边?#24403;?#25671;头,“这年月,唉——”

店主进了厨房,拿出4只热馒头,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汤。

卢作孚感激地看了店主一眼,狼吞虎?#23454;?#21507;了起来。

店主告诉卢作孚,大足县的驻军,奉?#32423;?#32993;文澜之命,这几天到处在搜捕革命?#24120;?#20961;大足境内过往行人,一一盘查,让他当心。

这天半夜时分,卢作孚被一阵乒?#21476;遗业?#22024;杂声惊醒。他刚睁开眼,房门就被人踢开。

“带走1一声断喝,卢作孚被稀里糊涂地让人带走了。

走了大半夜,卢作孚和一群人被押解到大足县。天亮后,这群人开始挨个提审。

轮到了卢作孚时,一个杀气腾腾的当官的厉声?#23454;潰?

“你叫什么?#20426;?

“卢作孚。”

“从哪里来?#20426;?

“成都。”

“来干什么?#20426;?

?#22885;?#36807;。”

“去哪里?#20426;?

“回家。”

“家在哪地?#20426;?

“合川。”

当官的问了卢作孚的上三代姓甚名谁及职业后,忽然开口道:“你的职业?#20426;?

“读书1

“读书?#20426;?#24403;官的狡黠地一笑,“不像。我看你是一个革命?#22330;?#26469;人心,拉出去崩了。”

这时,参加审讯的一位当地绅士抬了抬手,对当官的耳语道:“这人是个读书的,不像是革命?#22330;!?

那当官的对这位绅?#20811;?#20046;很恭敬,点点头,一挥手:“没事了,你走吧1

生死一?#24067;洌?#21346;作孚死里逃生。出了门,他感慨万端:人不如鸡。一句语可?#30340;?#27515;,一句语也可?#30340;?#29983;:这个世道哪有天理、公正、人格可言?

卢作孚在赶往合川途中,听人说合川那边也抓得凶,于是,他当即决定返回重庆。到了重庆,局势更见严峻。?#20197;?#19968;好友的推荐下,卢作孚谋到了一个职业,到川南江安县立中学任数学教师。

不久,一场重病又险些夺去了卢作孚的生命。

一位知情人这样描述道:“由于幼年起就过着贫困的生活;在成都自学及任教期间,又过于刻苦,损伤了身体;这段日子里,又四处奔波……卧床不起,?#25925;?#19981;进。学校的师生关心他,照拂他,总不见好转……后经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的悉心诊治,才慢慢好了起来。”

初?#25104;?#28023;滩,结识黄?#30528;啵?#37325;新?#35745;稹敖逃?#25937;国”的信念

“蜀通号”轮船在漾漾?#35838;?#20013;驶出了重庆那阴森森的港口,宛如一片树叶在随波逐流。两岸深黛的群峰渐渐披上了曙色,直到快接近长寿时,太阳才慢腾腾地爬起来。

细心的船长发现,有名小伙子?#26376;?#33337;开出重庆时,就未离开过?#35013;濉?#27743;风撩起他的衣襟,浪花不时地溅上?#35013;澹?#36825;人?#26149;?#26080;觉察。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前方,只是?#32423;?#25165;回头看上一眼。

“喂,小伙子,别看现在是夏天,风浪大,当心着凉。”船长出于好奇,主动向这位小伙子打着招呼。

除了发动机微弱的轰鸣声,?#35013;?#19978;很?#30149;?#23567;伙子转过身,友好地向船长笑了笑,并挥了挥手:“?#36824;?#31995;,谢谢1

“哟,这不是卢思先生吗?#20426;?#23567;伙子刚转过身来,一名乘?#36884;?#21916;地叫道。“怎么,卢思先生也去上海?#20426;?

1914年夏天,卢作孚辞去了江安中学教师的职务,第一次乘船,第一次去上海、他的身体很虚弱,看上去?#25104;行?#33485;白。

“听说卢思先生去了江安,怎么你不在江安了?#20426;?

卢作孚认出来了,这人在成都时见过面。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。当时人太多,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
“你也去上海?#20426;?#21346;作孚?#27425;实饋?

“是呀。我听很多朋友经常谈起卢思先生,不知卢思先生这次去上海干什么?#20426;?

“我想出去看看。”

他们正说着话,长寿到了。

长寿位于长江北岸,是一个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古城,原名?#27835;?#21439;。

“早闻卢思先生博学多才,在下想请教一下卢思先生,我很奇怪这长寿因何而得名,请不吝赐教。”

卢作孚见他?#23454;?#24456;?#23777;遥?#19981;好?#25340;牽?#20110;是道:

“长寿原名?#27835;攏?#22312;明朝时才改名长寿。传?#24471;?#26397;宰相戴渠亨;有一天路过?#27835;?#21439;,忽然天?#24403;?#38632;,便到一个店子里去躲?#36749;?#36825;时,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看上去约有八旬以上年纪,到店子里买东西。旁边有位熟人问八旬老人买东西何用?老人说:给祖父祝寿。戴渠亨听了很是惊奇,便凑上前问: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你祖父有多大岁数呢?老人答曰:150岁了。少许,又有一位30多岁的人来给这位买东西的老人送伞,叫他爷爷。戴渠亨更是惊叹不已,原来老人的孙子都这么大了。”

卢作孚顿了顿,接着讲道:“雨停之后,这位宰相也买?#27515;?#29289;到老?#24605;?#37324;为他150岁的老祖父祝寿。主人和?#23376;?#20204;看他是个文化人,就请他题字作纪念。戴渠亨随笔题了‘花眼倡文’四个大字。在场的人都不解其意,请他解释。于是,戴渠亨宰相以每个字作为一句诗的开头,写成‘花甲两?#32844;耄?#30524;观七代孙,?#21152;?#39118;雨阻,文?#21069;?#23551;?#24688;?#22235;句诗文。下面写上‘天?#29992;?#29983;门生天子戴渠亨题’。大家这才明白了四个字的意思,而?#19994;?#30693;眼前的这位文化人就是当朝大名鼎鼎的宰相、?#23454;?#30340;老师戴渠亨。这时,戴渠亨便决定把?#27835;?#21439;改名为‘长寿’。算起来,长寿县从改名到现在,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呢1

“果然名不虚传1卢作孚刚讲完长寿改名的故事,那名青年乘客就赞不绝口,“真个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1

他们很快就成了朋友,形影不离。中午太阳毒辣辣的,酷热难当,但自始?#26519;?#20457;人没离开过?#35013;濉?

过去,卢作孚只在地理书上了解到长江秀丽风光,百闻不如一见,今天,他自己能亲眼目睹祖国的大好河山,他哪能放过一饱眼福的机会。

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河流,是世界上第三大河流,长度仅次于南美洲的亚马逊河和非洲的尼罗?#21360;?#38271;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主峰各拉丹冬西侧的沦沦河,流经青海、西藏、四川、云?#31232;?#28246;北、湖?#31232;?#27743;西、?#19981;鍘?#27743;苏、上海等10个盛?#23567;?#33258;治区,最后注入碧波万顷的东海,全长6300余公里。长江在其浩荡的行程中,先后汇聚于700多条支流,流域面积约180多万平方公里。由于长江水系发达,每年通过江口入海的水量达9000多亿立方?#31069;?#30456;当于黄河的20倍,水力蕴藏量达2.3亿千瓦,还有众多的湖泊可供水产养?#22330;?#38271;江水系?#36175;?#33322;里程达7万多公里,其中3万多公里?#36175;?#26426;动船。长江沿线,与风景如画的?#36176;?#28246;、鄱阳湖等湖泊相连,与水量丰富的岷江、嘉陵江、汉水等主要支流相通,形成四通八达的水运网。?#21448;?#24198;至上海全程2495公里。长江两岸居住着近4亿人口,有约4亿亩耕地。长江流域盛产水稻、棉花、油菜、蚕丝、茶叶、烟草、麻类等多种植物。长江,?#36816;?#20016;富的乳汁,喂养着亿万中华儿女。

1840年的?#40644;?#25112;争后,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在?#26143;?#30340;威胁下,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,长江也成了牺牲品。外国轮船?#22995;?#20869;河航行权的庇护,侵入长江,俨然长江的主人,肆无忌惮地在长江上横冲直?#24120;?#20026;所欲为。偌大的长江,除了招商局的轮船在长江航线上挣扎,中国的航运业几乎被外国势力垄断。沿江东去,一路上只见大小轮船来来往往;所有这些轮船的桅杆上,几乎都挂着外国旗帜,其中有日本的,英国的,美国的,法国的;也有意大利的,挪威的,荷兰的,瑞典的,几乎看不到中国旗。本世?#32479;?#21494;,外国商船不但在长江上横行霸道,并已开始?#23616;?#24029;江——长江上游。

一种朦?#23454;?#24847;识从卢作孚心中悄然升起,忽明忽暗,像黑暗中的萤火,如此明亮,又如此飘忽?#25105;啤?

丰都到了。

不知为什么,卢作孚对丰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厌恶?#23567;?

大概这与丰都的传说有关。据考——

丰都得名于隋朝(卢作孚极其厌恶的一个朝代)。迷信传说,掌管阳间生死命运的阴曹阎王就住在这里,人死后的魂灵都要来这里报到。那么,?#25226;?#29579;”又是何时在丰?#32423;?#23621;的呢?传说是汉朝开始的。那时有一个叫阴长生和王云平的人隐居在平都山上。后来人们传错了,将阴和王俩人的姓连起来,误传为“阴王?#20445;?#20110;是丰都就成了“鬼都?#34180;?

丰都从唐始,先后在平都山上盖起?#24605;甘?#24231;规模宏大的庙宇,雕塑了数不清离奇古怪的鬼神像。其中最大的庙宇要算阎罗天?#29992;恚?#20063;就是阴曹地府,内有阴阳界、奈何桥、望乡台、玉?#23454;睢?#38414;王殿、云霄殿,并根据迷信传说还设有表现地狱种种情况的泥塑和各?#27490;?#31070;塑像。

“蜀通号?#31508;?#31163;丰都很远,卢作孚心里的厌恶感还未散去。

“卢思先生,你怎么?#20849;?#22256;?难道你不嫌这太阳大?#20426;?

?#20843;?#19981;着。我一想到统舱,就像提到丰都的地名一样。”卢作孚说。

“阴曹地府?#20426;?#26032;认识的老朋友感到统舱与这丰都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“卢先生是嫌底层统舱阴暗吧?#20426;?

“何止阴暗1卢作孚不平地说,“蜀通轮是招商局属的轮船,并不是一只外国船。可你看到了吗,这只船与外国船有何差别,舱位分成几等,头等客舱在顶层,?#26469;?#25353;人的等级分高下,这不是‘阴曹地府’又是什么?不同的舱位,不同的待遇。?#36335;?#20154;格、地位也有高低之分。就拿你我来说,我们中国人凭什么就低人一等,除了达官显贵能住顶层,其余的人统统住统舱,外国人凭什么就高我们一等。我宁愿站在太阳?#24459;?#25104;鱼干,也不愿让那帮人骑在?#19994;?#33046;子上。总有一天——”

卢作孚忽然不说了。

?#30333;?#26377;一天,怎么了?#20426;?

卢作孚想说:总有一天,我要让这帮外国人看看,咱中国人也要同他们平起平坐,一视同仁。但他没说出来。

他从来就不许诺,更不?#19981;?#31354;谈。

立志在心里。因此,他年轻即表现出城府很深。

卢作孚就这样与?#35013;?#30456;依为伴。沿江两岸,尽是起伏的丘陵,金色的庄稼依山傍水,遍地皆是。在高高的山腰上,绿树丛中,点缀着一簇一簇的村落。进入三峡,那?#30422;?#30340;悬?#34385;?#22721;,耸立两岸;一声汽笛,引起千声回旋。湍急的江水在遍布?#29976;?#30340;狭窄河道中夺路而过,形成无数险?#25429;?#27700;。

三峡过后,是一望无?#23454;奈?#37326;,江水悠悠,?#36335;?#27704;无尽头。

“蜀通”轮在长江上颠簸了七八天,终于到达?#22235;?#30340;地——上海。

“欢迎。欢迎。?#34987;蒲着?#20808;生握着卢作孚这位年轻人的手,“一路上辛苦了1

“我这次来上海,恭请黄先生和各位多多指教。”卢作孚很高兴。一到上海,他就结?#35835;?#32844;业?#36867;一蒲着?#20808;生和商务印书馆的业务负责人黄警顽先生。

多年以后,他们成?#22235;?#36870;之交。

“不知卢思先生是想在上海先谋一份职业,?#25925;?#20808;看看这里的环?#21507;?#35828;?#20426;被凭?#39037;先生热情、善意地?#23454;饋?

由于初来乍到,卢作孚对上海的一切还很陌生。

“不了。我这次来上海,主要是学习来了。日后肯定少不了麻烦各位。”

?#26263;本?#21147;而为之。?#34987;蒲着?#20808;生爽快地说。

卢作孚到上海后,很快就结?#35835;?#19968;些革命党人。但是不久他就失望了。他感?#25509;行?#25152;谓的革命党人空谈的多,付诸行动的少;有的甘于目前的状况,认为推翻了清政府,建立了共和制度,革命就算成功了;有的甚至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,根本就不思国家、民族的光明前途;还有的阳奉阴违,干着种?#30452;?#37145;的勾当:与成都并没什么两样。

卢作孚不?#19981;?#31354;谈。于是,他又一头钻进了书本里,以实现自己“?#36867;?#25937;国”的理想。他将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到读书上。

另一个为卢作孚无法接受的现实是,帝国主义?#26143;?#30340;侵略,上海工商业畸形发展,形成了一种殖民地经济。

卢作孚最不愿去的地方?#20146;?#30028;。尤其是公花园门口木牌上的字,更让他气愤不已: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。”有如他心口上的一块伤疤,只要望一眼,就感到心口隐隐作痛。

卢作孚在上海的生活,主要依靠稿?#36749;?#38750;常微薄的收入和家里向?#23376;?#21578;贷的一点钱来维持。常常是饥一餐、饱一顿,有一次由于身上分文全无,饿了3天。幸亏一位裁缝发现,才将他救出绝?#22330;?

“通过这一年的学习和观察,他对救国的途?#30563;?#28176;形成了一个新的想法,认为要达到目的,首先必须使广大民众觉醒;要使民众觉醒,就必须广开?#36867;?#20110;是他萌起了从事?#36867;?#20197;启民智的思想。既经决定,便毫不动摇地付诸实行。”

黄?#30528;?#21644;黄警顽先生一?#31508;?#21346;作孚在上海时的密友。黄?#30528;?#22810;次力荐卢作孚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去任编辑。黄警顽先生也表示衷心欢迎。可是卢作孚认为自己千里迢迢来上海,并不是为谋一份职业,而是为了寻求救国的途径,便婉言谢绝了两位先生的好意。但在黄警顽先生的帮助下,卢作孚参观了不少学校和民众设施,这使卢作孚大开了眼界。

含冤坐牢,狱中书信震惊合川……

在瑟瑟的秋风中,卢作孚再度登上了招商局的“蜀通号”轮船,回故乡合川去。一年的上海生活,使他增长?#24605;?#35782;,更加深刻地认?#35835;?#20013;国当时的社会状况,更加坚定了他“?#36867;?#25937;国”的决心。

这次回家对于卢作孚来说,愉快中又留有一丝阴影。在上海时。由于回川路费?#36824;唬?#20182;只买了一张上海——宜昌的船?#34180;?#20182;计划到宜昌后步行回合川。

他找来一张地图,揣在贴身的口袋里,不时地掏出来,对沿江重要名胜古迹一一作了标记,还将沿途每一站都精心作?#24605;?#24405;。

他还简明扼要地对每一重要名胜名城写下自己的观?#23567;?

“蜀通”轮逆流而上,到南京时已是傍晚时分。南京笼罩在夜色中,不能一睹这些文化名城的风?#20254;?#20182;只能凭自己对历史和地理知识的熟悉,记录下一些?#24471;?#24615;的文字。借着船头的灯光,他写道——

南京位于长江?#20064;叮?#21271;面是辽阔的江淮平原,东甫是富饶的长江三角洲,蜿蜒起伏的紫金山脉环抱石城,?#32487;?#28558;湃的长江流经钟山。?#20132;?#30340;秦?#26149;櫻?#32469;行城南,向西注入长江。自古就有“钟山龙盘,石?#33108;?#36382;”之称。

李白出川去越中时,曾在南京逗留,赋诗《金陵酒肆留别》云:

风吹柳花满店香,

吴姬压酒唤?#32479;ⅰ?

金陵子弟来相送,

欲行不行各尽筋。

请君试问东流水,

别意与之谁短长。

卢作孚低吟着当年李白山川的诗句,想起黄?#30528;?#21644;黄警顽先生依?#32769;?#21035;之情,?#24187;?#29983;出几许感?#27515;礎?

长江的故事大多?#38469;?#20932;美的。几乎每行一?#37066;?#21487;拾起一串故事和传说,几乎每一个故事和传说都让你感伤,让你柔肠百结。

船过马鞍山,卢作孚又忆起楚霸王项羽垓下一战,所部均被刘邦歼灭殆尽,项羽只身逃到马鞍山斜对面的乌江,因船小,项羽先让宝马过江,自己准备后?#20254;?#19981;料汉兵赶到,项羽寡不敌众,?#35859;?#33258;刎。宝马见主人遇难,一声长啸,跳入江?#23567;?#30334;感交集的船夫将马鞍卸下,埋在山中,马鞍山因此而得名。

传说这里?#25925;?#26446;白月夜醉酒、跳江捞月的地方。衣冠墓和太白楼即是纪念这位诗?#20254;?

“蜀通”轮一路逆流而上,过?#19981;?#30465;的?#35206;幀?#33436;湖,经铜?#36749;?#23433;庆、石钟山,到达东坡赤壁时正好是早晨。卢作孚心潮激荡,想起苏轼的那首著名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不由轻声吟道: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

壁。乱石穿空,惊?#38395;?#23736;,卷起千?#34578;?#27743;山如画,一时多少?#28572;埽?#36965;想

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?#21482;?#39134;?#22530;稹?

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?#24605;?#22914;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卢作孚一路骚歌抵达船票上的目的地——宜昌。

宜昌位于长江北岸,地处长江三峡的西陵峡口,素有“川鄂咽喉,西南门户”之称。宜昌古名?#22303;輳?#21476;代著名的吴蜀?#22303;?#20043;战就发生在这里。三国时,刘备为给关羽报仇,兴兵数十万,进攻吴国。吴将陆逊仅有5万人,退入?#22303;?#19968;线,等蜀军“兵疲意沮?#20445;?#21453;攻条件成熟,命令以火攻蜀营,大火烧了40多座营寨,蜀军大败,刘备连夜退入白帝城。这就是陆逊火烧连营700里的故事。

卢作孚发现自己从上海到宜昌的一路上,已写了满满一本沿途随记。

从秋天出发,卢作孚到达合川时已是初冬。他在上海时与合川县立中学校长刘极光联系的一个数学教师职位,由于他迟?#20456;还椋?#23398;校等不及,另聘了他人。这时,卢作孚的哥哥卢志林正在合川县的福音堂小学教国文。好心的校长刘子光为?#23637;?#21346;作孚家里的困难,为其在自己手下谋了个小学数学教师的职位,暂以栖身。

不久,卢作孚的哥哥惹发了一起祸端。

卢作孚的哥哥卢志林当时任成都的?#24230;?#25253;》特约通?#23545;保?916年初春,合川县发生一起人命?#31119;?#22312;审理此案时,合川县长?#38712;?#26505;法,激起全县民众义愤。卢志林打抱不平,将此事诉诸报端,虽未指名道姓,但文中影射了姓田的县长。?#24230;?#25253;》报道了这一事件后,引起这名赃官盛怒,蓄意陷害,妄图置这卢家兄弟二人于死地。

一天,卢作孚兄弟俩的好友胡伯雄来合川,正在家中吃饭,忽然一群士兵闯了进来,不由分说,就将三人带走,投入县府监狱,还定了个“通匪”罪名。

1916年3月,卢作孚在监牢里关了一个多月,他愤愤不平,写了一封长信,托狱卒将信转出,交给了卢作孚上小学时的老师。

很快,这封信传遍了合川县城。凡读到此信的人,无不为信中道理所诚服,如此良才,竟蒙不白之冤,决不能坐视?#36824;堋?#20110;是,全县各界知名人士联名上书作保,将卢作孚、卢志林和胡伯雄从狱中救了出来。

卢作孚出狱后,感到再也无法在合川呆下去了,遂通过哥哥卢志林的一位好友力荐,到成都?#24230;?#25253;》去担任?#24605;?#32773;兼编辑。

这时,卢作孚?#31456;?3?#36749;?

他在担任记者一年中,如鱼得水,写下了大量抨击黑暗势力,针贬时弊的檄文,很快便在四川小有名气。直到1917年夏初,杨鸿皋接任合川县立中学校长,写信给卢作孚,热情邀请他到县立中学担任监学兼数学教师,卢作孚的记者生涯才暂告结束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?#19994;?#20320;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
相关栏目

最新资料